top of page

郭天穎 Wing

出生在基督教家庭裡,嬰兒時期就被帶到教會,認識耶穌是我整個成長旅程的功課。年幼時心思單純,微小的事已經滿有感恩,有困難也能無憂慮地擺上,祈禱交托。升中後遠赴他區上學,享受更多自由,接觸不同背景的人和事,世界漸漸變得不一樣。小說和電影裡,神和天使可以是反派;現實中,教會裡也不再只有愛和被照顧,基督徒原來也可以不是好人。


後來一次又一次的堂會遷移,傳道人接二連三頻繁更替,認識的弟兄姊妹逐漸消失,番教會及接觸牧者由快樂變成壓力。到升大學那年,每周見同齡好友一面的理由也消失了,離開成為我的選擇。在之後的生活裡,聖經的教導和耶穌的榜樣仍然是我行事為人的參照,但祈禱、讀經和番教會不再是生活的日常。


平穩的生活只維持到25歲,那年社會動盪,父親確診癌症末期,家庭的支柱倒下,前路迷惘。母親重新將祈禱帶回我的生活裡。家庭祈禱會中,父母將痛苦和困難交托,讓神帶領,教會的弟兄姊妹也不住為父親禱告代求。一次次的禱告,道路被鋪平。主憐憫家父,把他從衰弱的身體恢復到能自由活動的身軀,今天仍能為主工作。


從那時開始,我嘗試將禱告和讀經放回生活的行程裡。但生活並沒有因此變得更好,我依然軟弱無能,甚至隨大環境變得更孤獨。我嘗試改變生活習慣,並尋找能接納自己的地方。一路上遇見很多友善的人,但我內心的孤獨感並無減退。後來因為一些愚昧的決定,我陷入人生低 潮。在低谷中,祂派僕人尋回我。


在疫後一個安靜的早上,女子從行人稀少的馬路中心追上我,問:「你認識耶穌嗎?我本來只想鑽研聖經反駁弟弟,摸索四年後卻發現他的真實可信。」我收下她從背包拿出的單張離開。我向神祈禱:求你賜給我合適的教會。第一次,祈禱快速明確地得到回應。當天晚上,我發現一篇日誌提到了流堂。這是一間不會因為沒有注射新冠疫苗就拒絕我的教會。我在這裡聆聽、學習、參與,慢慢回到穩定的信仰生活。


經歷患難與誘惑,我更明白雪中送炭的只有主。常在主裡面,觀看祂的作為,求問祂的旨意,遵守祂的戒命,內心才有平安,生命才有盼望。洗禮是與主立約,也是對自己身份的提醒,不要讓自己的行為令基督的名蒙羞。



主尋找迷失的羊。並且,你們祈求,就給你們;尋找,就尋見;叩門,就給你開門。我跟從耶穌的榜樣受洗,並要成為新造的人,作光作鹽。願你們也尋著神!




見証錄音:





62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