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陳允祈 Sarita

作為一個信二代的女生,信仰對從小的我來說就是生活自然而然的一部份;教會就像是每週可以去玩樂的場所,學校的早會和宗教堂則是一些耳熟能詳的詩歌和禱文,基督信仰就成了一堆有趣的概念和知識。直至離開香港去留學,我才發覺自己亦離開了一直熟悉的信仰群體,算是踏出了安舒區。修讀哲學、心理學、社會學期間,遇上不少知識上和現實世界的碰撞,令我有好些深夜不斷獨自思考信仰和生活的意義。


走進非基督徒的圈子,信仰通常被視為一種「非智力」的追求,似乎與理性相悖。有時,我也會思考如果我不是基督徒,我會是一個怎樣的人呢?但當我回想起生命中的大小經歷,我無法不承認上帝的實在:首先,我的家庭是上帝賜給我的最大禮物,祂給予我和我家人的祝福從無間斷。


Even when the way goes through

Death Valley,

I’m not afraid

when you walk at my side.

Your trusty shepherd’s crook

makes me feel secure.


(Psalm‬ 23‬:4 MSG‬‬)


我感恩不盡,願將一切榮耀頌讚歸給祂。回到香港上大學時,抱著想要回應上帝恩典的心願,我加入了基督徒樂隊,轉眼間在這個群體度過了深刻的四年,與一群願意委身聖樂事奉的同行者一同成長。然而,畢業後進入職場,發現很難獨自實踐和堅守信仰,我感到迷惘和無助。思考自己的存在價值和意義時,也會覺得沒有作過甚麼令自己感到自豪的事,偶爾亦會心想:「也許我算是個善良的人,但這有意義嗎?世界上很多人也很善良的呢。」


我並不認為上帝會因為我善良或行善而愛我更多,而是因著祂的恩典,我才能行善。於是,我開始尋找新的群體,參加流堂崇拜,認識了身體力行的牧者和可以一起同行的小組組員。最終選擇現在洗禮的原因無他 —— 我希望透過受洗來表明我願意繼續在世上作鹽作光,調和、醫治和照亮他人。信二代的出身從不意味著信仰歷程會一帆風順,我仍然面對着挑戰和疑惑,但我渴望成為一個對他人有益的存在,因此堅信蒙恩的經歷和與弟兄姊妹的同行可使我更加成長,一同建立真實而有意義的生命。



見証錄音:





96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bottom of page